山东11选5 500期走势
歡迎光臨四川報道網 當前時間: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www.dlytr.icu

地方: 成都 綿陽 德陽 自貢 攀枝花 瀘州 廣元 遂寧 內江 樂山 南充 宜賓 廣安 達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資陽 阿壩 甘孜 涼山
一個世紀的《紐約客》圣誕封面:流動的圣誕老人與匿名的都市
2015-01-04 12:07:06 來自:澎湃新聞 編輯:陳丹丹


如上圖,本年圣誕前的《紐約客》封面,看上去并沒什么稀奇,比較逗樂的是后面一句感嘆:“Doggone,It’s That Time of Year Again!”通俗理解下,也就是說:天啊,匆匆這年,又到這季節!Doggone是較文雅的“該死的/狗日的”,表示加強語氣或驚嘆,詞中含有“Dog”,而圖上也有狗兒相配,正是文字與語言之交互雙關。“That Time of Year”出自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第73首,原句為“That time of year thou mayst in me behold/When yellow leaves,or none,or few,do hang/Upon those boughs which shake against the cold……”對于這句,有人譯為“于我身上,你將看見那季節/那季節里,黃葉或全然凋謝/或孤零的垂掛枝頭……”有人譯為“念奴嬌”體:“我如秋葉,向西風,懸在樹梢蕭索。”卞之琳則譯為:“你在我身上會看見這種景致:/黃葉全無,或者是三三兩兩/牽系著那些迎風顫抖的枯枝。”詩中的黃葉,在本封面畫中,化為雪花,此季節,已不是彼季節。
        此封面畫,出自藝術家George Booth。如他所述,他的節日最佳是他愛的人。由此可見,那句“天啊”并非詛咒,而是笑罵與笑嗔。《紐約客》網站順手配了三幅他的作品,都以圣誕為主題,內中也都見狗狗之倩影:


上面這幅題為《笑圣誕老人》,出自2003年12月15日的封面。狗兒像是偷了圣誕老人的帽子和褲子,咧嘴對鏡大笑,笑的正是門外只掛著胡子、光膀子的圣誕老人。這是圣誕老人么?倒不妨稱為“圣誕老兒”!



 這一幅題為《節日之嚎叫》(Holiday Howls),出自2004年12月13日的封面。兩位圣誕老人在車水馬龍的鋼筋水泥叢林中,化身街頭藝人,吹的吹,唱的唱,面前還放著討錢的茶缸哩!圣誕老人仰天做嚎叫狀,背后房子里的狗狗也伸頭出窗外,仰天做嚎叫狀。這里復數的“嚎叫”,用后現代的、無差別的、普天同慶的狂歡,既代替了金斯堡《嚎叫》(Howl)中的孤獨頹廢,也洗去了蒙克名畫《尖叫》(The Scream,或譯為《吶喊》)里的現代焦慮感。





 這一幅出自2010年12月13日的封面。狗兒以一個安靜的背影,目睹著圣誕老人表演雜技——頭在壁爐里,身子在壁爐外,懸在半空中!


被調侃的不只是圣誕老人,還有教皇!2013年12月23日的封面,教皇方濟各被塑造為“雪天使”,與此相配的還有“封面故事”對教皇進行人物素描。
        乘著雪天使的翅膀,不如讓我們回到一年前的此刻,跟隨《紐約客》網站去回顧過去一個世紀的圣誕封面。


首先去看地球另一邊的圣誕。2005年12月12日的封面,畫出一個游泳愛好者的圣誕老人。他穿著背心、短褲,踩著夾趾拖鞋,拐著游泳圈,唯一違和的是戴著圣誕帽!這是在澳大利亞的圣誕老人么?


接下來讓我們從地球另一邊回到1930年代。1937年12月11日的封面上,圣誕老人一副風塵仆仆的模樣。時鐘,作為早期現代性的標志,在畫面中占據著醒目的位置。這是一個穿梭在現代公寓的圣誕老人。


   兩年后的圣誕老人,進一步深入“室內”,圣誕樹、淡黃的燈光,暈染開的筆觸繪出一派旖旎。圣誕老人右手摟小孩,左手摟妙齡女子。此種“女子與小孩”的并置,讓人想起不少20世紀上半葉的上海廣告。


圣誕當然要與朋友家人互傳溫馨情。1940年12月14日之封面,以窗外雪飄映襯室內之暖。戴著紅耳環、踩著紅高跟鞋、盛裝的胖婦人兢兢業業包扎著禮品,旁邊昂首挺胸、一身正裝、扎著領結幫手的男士大概是老公吧。這一對想是要帶禮品出門赴宴,或是請朋友到家中做客。


1960年12月17日的封面,古典式壁爐、金邊框裝幀的畫、嵌入橢圓相框里的肖像都呈現出舊時光的氣息,有召喚過去的意思,指向一種向下沉潛的力。與之對比,紙質賀卡就顯新鮮與輕盈了。賀卡站立著作為裝飾,大概是美國人的習慣吧。如今電子時代,寄送賀卡其實也越來越退身為傳統與老派的象征。這是物質的年代,卻也是“物”逐漸退場的年代。瀏覽過去的圖片,會發現“物”自身構建出一個空間,與人的歷史或并行不悖,或漸行漸遠。


同年平安夜的封面,展現“流動的盛宴”之走廊歌唱組。門上的號碼牌表明這也是公寓生活之一景。


 1963年12月14日的封面,以油畫般的手法定格城市的心靈狀況與精神生活。街道上漫游者的面目是模糊的,圣誕樹掩映的燈火也是模糊的。玻璃櫥窗雖未露全貌,卻已構成女士目光的焦點——她的面目雖不可辨,但轉頭的方向是可辨的。顯然這是一個摩登女郎——貼身衣裙之剪裁,以及纖細的、在冬季仍光著的雙腿,透出時尚感。與此相對照的是略顯臃腫的男士形象。冷色調的夜,男士的剪影與背景同調,女士的剪影則構成點亮的部分,一暗一明,一靜一動。總有研究者強調關注“女性漫游者”的存在問題,在這幅畫里,男性是停滯沉思的,女性是輕盈行走的。


  1965年12月25日的封面上,圣誕老人體驗平民生活,扎堆兒去乘地鐵!顯然這又是城市化的圣誕老人!但這里沒有一個普通乘客,是圣誕老人專列么?
與的士剪影則構成點亮的部分,一暗一明,一靜一動。總有研究者強調關注“女性漫游者”的存在問題,在這幅畫里,男性是停滯沉思的,女性是輕盈行走的。


都會里的圣誕老人不僅會化身地鐵人,還會化身為“大眾”!1995年12月18日的封面上,圣誕老人擠成一團,構成面目相似、熙熙攘攘的人群。套用一下本雅明所定義的“大眾”——城市的面紗,圣誕老人們組成的“面紗”可夠厚重的!圣誕老人的匿名性,也正是大眾、人群、城市動物與大都會的匿名性。



但再匿名的城市,也有空間、階層、群體的劃分。2000年12月18日的封面上,傳統紅衣紅帽的圣誕老人,提著禮物袋,與其黑西裝黑禮帽、拎著公文包的兄弟,背向而行。這位“城市精英化”的圣誕老人,是猶太人么?(因猶太人常西裝黑帽大胡子)。與“猶太人”樣貌的圣誕老人迎面相對的,是穿高跟長筒靴與緊致長服、戴帽子的女人,顯然,這是一個中產階級女性。傳統圣誕老人代表的消費主義,與猶太人相貌、打著中上層烙印之圣誕老人所代表的精英文化,以及中產女郎所代表的拜物教的背后,又是暗色的、面目模糊的、城市的大眾群像。精英們在前面行走,大眾們也在后面行走。精英有時也是大眾的一部分。這充分體現了都市之“實”與“虛”的交織。都市既匿名,又在持續被不同人群所命名。都市既是一個整體空間,這個空間也在被不同人群生產與再生產。不同的圣誕老人在不同人群間的游走,某種程度上,正在不斷界定與重寫城市的物質與精神空間。

 

0

山东11选5 500期走势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时时彩助手中奖宝典 30选5开奖第73期 重庆老时时2000期走势图 360彩票时时彩走势图表 浙江福彩12选5走势图 四川时时合法吗 快乐飞艇是哪个国家的彩票 吉林11选5块手 时时彩龙虎和100%